右侧漂浮栏
详细页头部广告

爆!东方网力江山易主,创始人疑套现还债主动出局?

原创
作者:帮尼菌
 |   来源:中安信联安防帮   |
2019-04-08 10:02:00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着你。”

资本市场,可看尽众生百态。

近日,安防 上市公司东方网力悄无声息的发布突然“易主”的消息,引发业内不小的关注。

3月26日晚间,东方网力(300367)发布公告,该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光,持股5%以上股东、董事蒋宗文的通知,当日刘光和蒋宗文与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投信产)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据证券时报·e公司的引述,上述交易若顺利实施,东方网力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川投信产。

这也意味着:川投信产将成为东方网力的“新主人”。

作为此次接盘方,川投信产成立日期是2017年12月20日,注册资本20亿元,经营范围是项目投资及资产管理等。东方网力官方表示,在上述交易实施完成后,将在成都兴建研发中心,面向人工智能 、大数据、产业互联网进行发展。依托相关政策及川投信产及川投集团相关资源,满足上市公司未来五到十年从AI到DI战略发展需要,进一步提升公司综合竞争能力。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表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原因各异,或高位变卖股权为钱走人,或因业绩大幅度下滑原因导致实际控制人萌生退意,还有一类是公司因资金的需要引进外部战略投资者导致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东方网力变更实际控制人,创始人卖股权又是为了什么呢?

据笔者获得的内部人士爆料信息,东方网力突然“易主”背后疑似大有隐情。

变卖套现疑云丛生 创始人出局?

据券时报·e公司引述,根据框架协议,刘光拟向川投信产转让其持有的东方网力5438.52万股,约占该上市公司总股本6.36%;截至到2019年1月12日,刘光持有东方网力股份2.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46%。不过,刘光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股份数累计为1.94亿股,占其持有东方网力股份总数的比例为89.19%。这意味着刘光所持近9成股份已质押。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东方网力突然变更实际控制人,刘光转让股权的动机十分不解,他告诉笔者:“把权力交给川投之后,刘光可能在公司连投票权都没有。既然是创业板公司,最重要的是实际控制人不能发生变化,但这是啥情况?再说创始人连表决权都没有了,您是老板吗?没表决权还真不是老板。”

另外,东方网力将变更实际控制人的消息出来之后,业内也有一些江湖传言,一些了解刘光并接近过东方网力内部的人士说,创始人刘光通过这次变卖公司股权拿到了不少现金,都还债了,没剩多少钱。

19年创业 东方网力“掌舵人”刘光

1993年毕业于南京河海大学计算机系的刘光,在2000年一手创办东方网力,并通过14年的艰苦奋斗与深耕将东方网力带上资本市场,2014年1月29日,东方网力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如今,东方网力市值已突破百亿。

(东方网力董事长刘光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与他相熟的安防业内人会私下调侃称呼他为“刘大嘴”,因为他能“吹”,当然,能够在一个行业坚持近20年也非常不容易的,刘光也是他们眼中“有情怀的企业家”。

对于东方网力今天的局面,一位非常关心刘光的资深安防人说:“如果真的东方网力易主,刘光出局,我觉得可惜了,这么一个有情怀的人,被五斗米折腰。什么战略思考,人工智能,其实就是没钱了。”

市值缩水70%,应收账款20多亿未收回

刘光今天的举动,也并非无因可循。

我们先看看东方网力股市上的表现。

东方网力2014年1月29日上市后,2015年5月股价曾涨至42元(含除权),去年股价最低跌至8.02元,跌幅达到80%。去年一年,东方网力股价“跌跌不休”,即使放在今年,东方网力最高价也曾至14.15元,至4月4日股价已经跌出超70%。虽然东方网力当前市值为已超过百亿(103亿元),但与最高峰相比,市值已蒸发超过257亿元。

(来源:东方网力吧)

股市是上市公司业绩及经营的一面镜子。这些年,东方网力业绩表现如何?

至今,东方网力2018年的年度业绩报告迟迟未发布。从这几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公开资料显示,东方网力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1月-9月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7亿元、14.81亿元、18.55亿元、13.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9亿元、3.53亿元、3.8亿元、1.88亿元。东方网力在2015年营收及净利润达到顶峰,受安防行业整体市场大环境影响,从2016年开始营收增长放缓,净利润增长连年下滑。

 (东方网力2012-2016年业绩曲线图来源:市值风云)

同时,笔者查询东方网力2018年半年报发现,东方网力有10家全资子公司、2家控股子公司,4家参股子公司。在整体业绩报表中包含了子公司业绩,也就是说,东方网力实现上述的业绩至少是13家公司(包含东方网力自身)合力完成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东方网力2018年半年报中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与上年同期相比负增长 15.98%,主要本期支付采购款及人工成本增加所致。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8亿元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 84.12%,主要系上年同期因重庆网力股权稀释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范围。

一直以来,东方网力的“应收账款”成为拖累公司的不定时炸弹。

据知情人透露,东方网力2018年可能存在20多个亿的应收账款没有收回,这与东方网力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平安城市项目、政府项目有关。有股民对此认为,东方网力大股东缺钱,股权质押比例已经82%以上,现在又申请贷款,确实让人担忧,政府账款虽然不能收不回,但现在经济下滑,各地方政府也没钱,回款也慢。


 (来源:东方网力吧)

而根据企查查显示,从2017年-2018年,东方网力涉及的合同纠纷案达到7起。

 (来源:企查查)

疯狂投资 多家子公司“爆雷”

从2015年开始,在刘光的主导下,公司的战略方向有了巨大变化。东方网力也由传统的视频监控平台公司开始向人工智能转型,刘光的战略计划不是深耕主业,从内部投入研发,而是频繁投资并购,烧钱“买买买”。

从企查查显示,东方网力总投资32起(包括下设子公司)。

 (部分投资目录,来源企查查)

2015年,东方网力花了7.13亿元收购华启智能,花了2亿元收购嘉崎智能,不过这两起收购都被媒体曝出被收购标的业绩表现不正常,应收账款诡异,而且收购报告书上应付账款与财务审计报告相比差异更大。不管市场怎么说,东方网力在几年的时间通过投资涉足智能驾驶、智慧轨道交通、智能交通、机器人、家庭摄像头、视频大数据分析、社会化视频专网、物联网解决方案、计算机视觉等等产业。

 (不完全统计 图片来源:亿欧智库)

然而,这几年来,东方网力投资的诸多项目,盈利能力堪忧。唯一表现亮眼的是华启智能。在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财报中,笔者发现华启智能对于东方网力财务数据的贡献还是较大的。

公告显示,华启智能2017年和2018年1月-9月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8亿元、3.07亿元,占东方网力当期营业收入的18.76%、22.51%,净利润分别为8201.94万元、5198.04万元,占当期东方网力净利润的21.61%、27.66%。

由此可知,在合并报表之后,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华启智能对于东方网力的“贡献”持续上升,在2018年1月-9月,两项数据的贡献比例均超过了两成。

其他如果不赚钱也就算了,投资项目的“爆雷”对东方网力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离得最近的当属今年2月15日被爆出来的“东方网力子公司深网视界发生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引发国外媒体及国内媒体大肆报道,东方网力也无辜躺枪。而资料显示,深网视界总注册资金6703万元,东方网力认缴4703万元,2017年已经亏损2042万元,18年上半年亏损569万元,合计已经亏损2551万元,东方网力占股70.16%,几乎全部亏完,最大损失2913万元。

2018年8月,东方网力因趣动旅程被媒体曝出“夏令营教练猥亵女童”,而导致股价一度跌停。

据工商信息,趣动旅程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2500万,主要经营儿童身体健康全素质能力培养的创新型儿童运动。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市前海恩福特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52%,实际控制人为刘光。而刘光,同时还是东方网力董事长兼大股东。趣动旅程并不是东方网力的子公司,只是刘光自己投资的公司。但东方网力却因此倒了大霉,在无其他利空消息的情况下,直接跌停。

 截图来源:天眼查

股权质押 变卖套现

业绩堪忧,股市失利,投资爆雷……东方网力似乎走到了一个“劫”点。

2018年10月,刘光把子公司中唯一稳定性赚钱的华启智能给卖了。

据上海证券报道,东方网力公告显示,公司拟以11亿元左右的价格出售全资子公司苏州华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其中95%股权出售给京投轨道交通科技控股有限公司,5%股权出售给华启智能管理团队。

同时,刘光也开始质押股权,2018年9月,刘光质押了60万股票,而目前,刘光近9成的股票已经被质押。

 
但卖“子”套现11亿现金还不够(还不包括其他公开及非公开交易),最终,刘光把自己一手创办近20年的企业控制权给卖了。

一位行业内的人士十分可惜的说:“这个事儿得多大窟窿,11个亿现金还不够补!”

此事之后,一些知情人士接触到东方网力公司内部高层,提到好多人情绪不高。

笔者无法得知刘光下一步的动作和想法。

有家同样经历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曾经在媒体采访时坦诚的说,当初希望一举成功,后来也想着勒紧裤腰带过段苦日子,但实在没想到,几乎一夜之间,连腾挪解押的资金都难以找到,只得忍痛放弃。

笔者似乎看到那样的身影,当他站在那样波谲云诡的漩涡里的时候,当逐渐背离当年的梦想时,他回想自己的初心,想咬咬牙坚持的时候,却发现,局面已经无能为力。

做企业不容易,做安防企业更不容易。掌舵人不怕在市场红海中披荆斩棘,攻打江山;就怕在资本深海中一步不慎,满盘皆输。光有情怀还不够,考虑增长,考虑风险,企业才能走的更长更远。

部分数据及参考来源:
证券时报·e公司:《东方网力实控人拟转让控股权 四川国资旗下全资子公司或成新主》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宋清辉: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原因及投资机会》
证券市场红周刊:《东方网力收购对象业绩表现异常 应收账款诡异》
IPO日报:《并购志 | 东方网力欲11亿卖子公司,因为这两个原因?》
虎嗅网:《趣动旅程教练涉嫌猥亵女童,为什么东方网力跌停了?》
东方网力年报数据来自公开资料显示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详情页广告1
热门排行
3月14日下午,华为-安防帮 2019安防行业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开。600多位行业专家、客户与合作伙伴齐聚一堂。 会上华为面向华北区域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介绍了其新一代“视频云+软件定义摄像机”——星系列软件定义智能摄像机和其渠道招募及分销政策。 本次大会以“轻云直上 视界大开”为主题,寓意以云和智能为核心,通过AI技术有效提升前端摄像机智能应用水平,通过全云化技术架构提供视频云...
2018年,对于弱电人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身处经济下行,弱电行业增速减缓,以及多种因素交织的背景下,弱电人可谓如履薄冰,艰难前行。安防帮见证了一些中小工程商的转型,他们探索新的路线,拓展新业务。也目睹了部分中小工程商订单不减反增,利润节节攀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2018年,对于华为来说,是其在安防行业厚积薄发的元年。 去年8月,华为真正打响了冲往智能安防市场的第一枪,华为在广州发布会现场一...
10月22日,由中安信联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合作运营·协力转型 安防帮2018会员年庆”活动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开幕。 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靳秀凤,中安安防产业促进会执行会长杜强,北京安全防范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韩锦坤,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院长院长刘在云,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陈志华,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李晓峰,机械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小平,公安部检测中心中心副主任、三级警监、副研究员郑...